经典法律案件  
 
  政策法规
 
阳城一行政案件入选全省行政审判十大经典案例
/    2018-12-02    2018-12-02    被访问次

  本报讯日前,省高级人民法院向社会首次发布全省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由阳城县法律援助中心李素军律师承办的一个案件入选,这个案件具有典型性和指导意义。

  这起案件的案情是这样的。姚某慧原系泽州县北义城镇卫生院职工,2011年3月24日被单位派往长治和平医院进修,同年8月13日与家人失去联系,2014年3月3日被宣告失踪,2016年10月13日被宣告死亡。之后,姚某慧的儿子姚某于2016年10月18日向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对姚某慧认定工伤。该局认为,姚某慧与泽州县北义城镇卫生院虽构成劳动关系,但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的条件,故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姚某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

  姚某因家庭贫困向阳城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经审查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中心指派李素军律师为姚某提供法律援助。

  李素军审核了姚某的证据,又到阳城法院查阅了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举证期间提供的证据,确定了初步的代理思路,提出了有理有据的代理意见。

  程序方面,《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而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决定书超过了60日;依照《工伤认定办法》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决定作出之日起20日内,将决定书送达受害人家里,而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也超过了送达时间规定。

  实体方面,依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的,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于认定工伤具有行政调查权,而该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也就认定了姚某外出期间非工作原因所致,做了排除性认定,却无任何证据证明,与工伤保险条例的精神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职工因公外出期间死因不明应否认定工伤的答复》规定相悖,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法庭审理中,作为代理律师的李素军据理力争,最终法院采纳他的意见,判决撤销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限其在判决生效后30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该局和泽州县北义城镇卫生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起案件具有典型意义。本案系职工因公外出期间发生伤亡事故是否属工作原因的举证责任如何分配的典型案例。《工伤保险条例》等劳动社会保障行政法规的立法精神在于防范劳动者因工作而产生的风险,分散用人单位的用工风险,劳动者因工作原因发生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除非故意犯罪、醉酒、吸毒、自残、自杀的,一般应当认定为工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职工因公外出期间死因不明应否认定工伤的答复》明确规定,“职工因公外出期间死因不明,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障部门提供的证据不能排除非工作原因导致死亡的,应当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认定为工伤。”本案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泽州县北义城镇卫生院均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姚某慧死亡非工作原因所致,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姚某慧死亡应当认定为工伤。

 楼市焦点
 
 行业新闻
 
 热点信息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客服中心 | 诚征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说明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g22.com